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淫的教主任室

淫的教主任室



>淫的教主任室


「老,你到了。」
裕美去了石黑的公室。
了周末的酷刑,她的身体全身酸痛,所以她到了一小。
「啊!好美啊!」
石黑走在她的背后,一手摸她的秀,一手摸她的屁股,美的
「啊!不起,我的身体很痛。」
「你在什么?你淫。」
石黑用力的抽打她的屁股。
「你要得你是我的情。」
石黑一面,一面始手了。
「叫啊!」
「求求你,不要在里,不好看的。」
她的衣服已被拉丁,露出了雪白的肩膀,裕美不敢大吭气,低下气的又

「我走去上了。」
「上!道比我作重要?」
「」
他拉扯裕美的肩,痛得使她哭泣,她的羞辱感再度的升起,于些她只有
奈的承受。
「不,不要,今天下要....」
石黑始她的衣服,裕美低的,手腕做畏的抵抗,她身上散甘
美的士人的体味,使石黑又燃起了嗜虐的欲望,他有,整人沈浸在快感中。

石黑看她全身肌肉雪白如玉,不由淫心大,便用一只手伸到她的腿,去摸她
的下体。
「哎,裕美,你真使男人神魂倒呀!」
石黑,身子靠她的身体,大的伸手抱她的肩,吻她的,她的
脖子。
他的手揉她的玉腿,然后手不客气的摸了她的裙,捏弄大腿肉,慢慢摸了
三角,三角被淫水了一大片。
她得下体微痒,微微扭身子。
石黑已熟知裕美微妙的性感地,他她的身,站在她的身后,手到胸前,
揉柔的胸部,那支爪捏得乳房形了,手指捏弄乳,裕美身去,
人面不。
石黑她的掉,手摸她的毛,在花中。
「哈哈,都了。」
石黑的指尖押了敏感的花瓣,然后吻上下裕美的嘴,裕美通的。她
在很石黑。
「啊,不....」
石黑的指尖押花的深,裕美悲。
在午前的告了一段落的立川俊,走出了教室。睡眠不充足的充血的眼,俱怒的
向教主任的公室走去,一位生抱牛奶,原笑想和他打招呼,一看他
气的子,笑容僵住了
今天是石黑文造的末日,昨晚克敏到立川的家,女老山立川被奸,他
定要除去大魔。
立川站往教主任公室的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在候,他听到屋子里女人的音,一直不要!。他仔的听,
石黑低低的淫色,以及女人哭泣的音,然他立即明白里面生了什么事。

立川冷的如何下手,于是他扭了扭把手,是里面反的,他必想法
破而入。
他往后退了几步,他的身体是的,他一股作气的往前,突破了公室的

「啊,干什么,者。」
石黑狼的叫,了,旁站裸身的裕美。
瞬,看一幕,立川呆住了。在一秒之后,他清醒了,立川的裸体就
是最好明。
「你不便的,立川老。」
石黑大的喝斥立川。立川也恨忿怒的:
「你是什么人表啊!主任,里是神圣的校中,大白天的你也好意思干
种事。」
「啊.不!我....」
石黑眼形不利,狡猾的笑一笑,查立川的色。立川瞪了石黑一眼
「!不要怕,我一起回家。」
立川抱色白裕美的肩膀,正要走出屋外。石黑行露,的出去,
准打立川。
「你不可以她走。」
石黑理直气的叫。立川忍可,忍一步步的靠近他,他也一步步的向后退,不
由的:
「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出烈的一拳,命中石黑的。
石黑被打倒,而倒了下去,立川拉立川的手,走出了教主任的公
裕美很意外他救她,在她的心底生了微妙的情愫,立川以胜利的姿她走
出了黑暗。
「啊,真是太爽了,真想再多揍他几下。你有系吧!以后你再不必受他的威
了。」
日落的光照在立川精悍的上,他的牙好白呀!
裕美有什么,和他亦步亦的走,她高的掉下,立川搭在她肩上的手,
一股暖流。
藤村惠子的身体也正受迫害。惠子今天被押到曾凌辱裕美的地下室,而人便
是藤。
由于少女的烈好奇心,使藤很手的接近了她。地下室的情景,使藤起曾
和克敏在里奸了女老。
惠子并不知道种。克敏昨晚定救山裕美,那也一定要救邪的惠
藤以克敏,惠子中。他在中惠子毛手毛的,惠子狼
他的手在她穿制服的身上,迫吻她的嘴。
他露出邪的淫相,他是身百的,知道如何在适的机攻惠子。
惠子喝他的料,她毫警惕的一入口后,一种不可思的感侵她 
藤一手她的腰,一手隔制服摸她的身体,心暗自高。可怜的惠
子是清明的校花,克敏得手后,他也想一。
自玩了世美人教后,想到有美少女,他得自己的手段高明多了。 
楚楚可怜清的美少女,毫知的一步一步走入的陷阱,大的和他聊
天。
聊她心的克敏。
最近,藤很少到克敏。了避克敏,他可是划了好久。今晚,他定好好
的一新的少女的身体。
「啊,你的什么白呢?
他看穿制服的惠子的身体,那柔的垂在肩上,藤的手摸她的。

「啊!不要!」
惠子槌打眼前的男人。
踏入地下室,天井下垂挂手拷,旁放教台的道具,森的光景,
使惠子不寒而栗。
「啊!山老....」
她想起老在里被折磨的事,心痛而又害怕。
「哈哈,你逃不了了。」
藤卑猥的笑,手伸向她的制服。惠子一看情不,始抵抗,嘶嘶的一
破裂的音,他粗的她的衣服撕碎了。
「!不要」
藤的手伸了,惠子不安的叫。
「是不是得很焦急呀!小姐!」
藤伸出魔掌,一手抱她的腰,她的去。
美少女新的下体,使藤的情欲激增,他盯全身雪白稚嫩的身体,感心底
有一种异的感。
藤抱她,的拉下胸罩的肩,惠子站立。
「啊!藤先生,山老是不是也是在里被玩的?」
他的手正她的胸部,惠子的惑,他已情欲高了,藤听他,
整色都了,惠子斜眼看他。
「你....你怎么知道的?」
「啊?什么?哦!是克敏的,他得意极了,你不是也看了?老的」
在途中,藤松懈了警戒,惠子拼命的表演,希望也能逼真一,可是他的心
不听使的卜卜跳。冷汗也冒了出。
「啊!你都知道了?就是那刺去,很刺激吧!」
藤有回答,他一直看目前的新的物,他有把握眼前的秀色可餐口气都
吃掉。
「哦!你是不是想看看的情形呀!」
藤站了起,向隔壁的房走去。
惠子大眼看,克敏那房。藤把凌辱的女人用影机拍下,然后由
他保管,惠子必把影拿到手。
于是惠子也跟了去,同,藤那房走出,手上拿影走了川。

他去放放影机中,按下再生,大幕出了教主任石黑,和全身被
的裕美,他的展淫靡的攻,石黑舔秘的音,然后又出了裕美哭泣的
子。
由于地下室的不良气味刺激惠子的鼻子,的鼻酸,使惠子最初想吐的不快
感升上。
在她看面的同,背后藤伸出手,揉她的乳房,用舌她的肩膀,惠
子假入。
「怎么啦!是不是非常的棒,你看了以后,下面有有了呢?呵呵是不是啊!」

藤卑猥在她身低。惠子看面,有藤舔嘴角,眺望她的美姿。 
惠子也不知做如何回答,身体的生了亢,喉也很乾燥,藤的手伸
,使她非常的狼。
「呀!不要啊....」
「胡,怎么不要呢?」
他抱惠子的身体,想要一口气的肉棒插少女的秘洞里。
「哦,真是太美了。」
藤美的。
「啊!等一下」
「哦!不!不能等了,我已忍受不住了,快一一吧!」
藤放下了她,惠子的触到了地面,他的手是抱她,怕她趁不注意逃

「啊!不要,不要啊!」
惠子始在他怀中扎,她的秀,她企想要逃走,的藤充了
欲望。
「啊!」
他她的胸衣取了下,惠子的手乳房,惠子凝藤股怒的肉棒.
美少女,在他的察中,她的皮柔嫩光滑,平坦的腹部有脂肪,冰清玉洁的

「你遮,我怎么看得啊!」
于是他拉下她遮乳房的手。突然藤的另外一支手背后拿出手挎,她的
手拷住。
「啊!是怎么回事,拿下,藤先生,求求你。」
「嘿嘿!也不啊!怕,不很久的。我教你一些大人做的方式。」 
他卑鄙的笑容浮,惠子的背后,藤握惠子白桃似的乳房。
「怎?像不像你的人克敏揉好的子。」
「啊啊....你....不要」
藤的手揉惠子的乳房,那种柔的感,使他不手,他突然她倒。

「啊啊啊....不,不要,不....求求你。」
恐怖的感以及羞,使她的身体抖,惠子不安的悲
「叫啦!有人听到的啦!」
他摸她,玩弄她的每一趾,藤一用力,粗的她的拉。
「哈哈哈!今天就只有我一人享用了。」
他的指尖描惠子的逆三角形毛,他眼充血的盯她。
「唔!」
惠子的眼流大粒的珠。她用力的咬自己的嘴唇,唇上出了血,惠子真是
后悔藤卑鄙的小人,在只有克敏可以救她了,但是克敏到底在那里呢?

「哈哈哈!插去就不痛了。」
藤也光了自己的衣服,躺在惠子的身,一手摸若黑黑隆起的肉。
「我比克敏要害,且更,放出的精液也更多,放心的享受吧!我你舒
舒服服的。」
他握那肉棒,在她的面晃,惠子眼睛上,全身都起了皮疙瘩
「快救我....克敏....」
她在心中不的祈。
其克敏早就了,他一直按耐情的爆,躲在柱子后,看他人的
子。
藤侵惠子的身体,惠子在很眼前的男人,她他一性趣也有。她一
直等一下拖延。
藤一直夸耀自己的肉棒,惠子很嫌的看他。
「嘿嘿!不坏的,看我的棒子是多么巨大啊」藤始挑逗惠子。
「不要!不要!藤,把手拷打。」
她那美的雪白肩膀前后,而那美妙的乳房也之晃,水美妙的瞳孔流
了出。弄了黑。她的一一,都使藤嗜虐的性燃得更加旺盛。 
「啊啊」
藤的指尖摸惠子羞的唇,花瓣,惠子优美的大腿死不松。 
「!色好美,形得妙极了,可耶!」
藤的手摸到那里,就跟到那里,感的,手指搓肉壁,然后插了去。

幕中的裕美的音咽.石黑的音起了,然后是交媾的出的音。

她的季就跟裕美一,失去了自由,惠子拼命的抵抗。
「啊,克敏,你到底在那里?快救我啊!」
藤的指尖在她的花,一手抽住惠子的,低下,去了她的唇。

「咦!怎么不听了」
他用力的惠子左右不停的,藤力的自己的唇,重重的上惠子的
唇,舌伸惠子的口腔中。
克敏躲在柱子的后面,他的眼睛盯藤吻惠子的姿,胸中激起了烈的嫉妒
心。同,他的生理生一种几的感情,股的肉棒了起。
「你畜生,若你惠子怎?看我怎么你?」
藤的中指插入惠子的肉壁中,手指吻肉芽、他的揉肉芽。然后吸吹
惠子甘美的舌,那甜蜜的唾液吞了下去。
他挖弄了肉以后,惠子的秘洞流出了淫水,是她所不能控制的,她心中是多么
的,可是身体要也法。
「啊啊....」
他的埋在惠子的腿,伸出舌,
「哎呀!流了那么多的水出,乾了多可惜呀!我用我的舌功,你服吧」

他伸出了舌,嘶嘶的舔,的吸吮她的淫水,他吸了一口,又流出了更
多的淫水,他得不亦乎。
藤的舌尖伸去,翻唇,在洞中,弄得惠子的心痒得不得了,扭
屁股。
他的舌尖触到敏感的核,她的身体抖。
「是不是想要了,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干五次才干休,吧,挺起你的屁股吧!」

于是他抱惠子的大腿,作要肉棒插去。
「啊啊啊,好恐怖啊!不,不要啊!」
惠子望的叫,瞬,藤已到快感了,并不知道克敏慢慢的接近。
「呀!你只!」
,克敏意抓起木棒,用力的敲身体的后,藤倒在惠子的裸身上,克敏
他的身体翻,拉出了惠子。
昏去了的藤,那支怒的肉棒向天挺立,非常的滑稽。
「克敏!....我就知道你救我的,....」
惠子一看到克敏,全身的肌肉松懈了下,而大哭了起。于免遭毒手而

「你的好白啊!」
「嗯!你知道?我真想咬舌自呢」
克敏藤的背后拿起了手拷的匙,惠子的手拷打,惠子的手恢复了自由,
那手拷拷在藤的手上。然后靠近惠子,背后抱住她。
「咦,不要。干什么啊!」
「哦!惠子,那男人靠近,我是多么的啊!」
「啊,真的?」
惠子很感的,人烈的吻在一起了

上一篇:大学外宿生活 下一篇:初中我被几女同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