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近爱 作者:不详

近爱 作者:不详



                近爱


字数:0.5万

  道德与封闭的空间如果你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例如与世隔绝的桃花岛,你还会去在意道德伦理吗?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对不对,我只知道我有需要,我有动物的本能,谁也不能控制我,我只想跟眼前这个女人做爱,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我是个男人,我只是做我的本份…

  扑通……扑通……

  9月10日早上这天,万里无云,爸爸租了一台游艇,带着全家出去玩,一个比爸爸还要大的中年男人,是我们的船师,爸爸很喜欢开船,于是在请教他开船的事情,姊姊则是独自地看着大海。

  刚考上大学的姊姊,要搬到外面去住了,以后就很少有机会可以看到姊姊了,看着姊姊的背影,让我有些感伤,而我则是跟妈妈聊着学校的趣事,我觉得今天海钓一定会有好事发生,大家都满怀期待着……

  9月* 日早上海浪声依旧在我的耳边徘徊,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沙滩,我一起身一阵阵痛袭击而来,我全身多处擦伤,我看一下四周,发现妈妈倒在前面不远处,我赶紧过去叫醒妈妈,妈妈看我多处擦伤,撕下一片衣袖,替我包扎,这时我们才注意到这是座岛,却不见爸爸姊姊还有船师,「也不知道昏迷了几天了,肚子好饿,我们到前面的丛林找看看有没有野果」

  我们找到几颗生芒果,暂时果腹一下,我们再往四周的沙滩去找寻爸爸他们的下落。

  「不要走太远!不然会迷路!」

  找了很久还是没找到,我跟妈再海滩这边生活了一天,妈:「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我们朝着丛林里去吧!」

  我点点头,只觉得肚子好饿,妈妈要我带一些生水果,就出发了,妈妈拿着一支树枝在前面挥打,我跟着后面走,走了一天,还是没有看到东西吃,我们都快饿死了。

  直到第二天晚上,我看到前方有小小的营火,准备往前冲,妈:「先等等!说不定是食人族!」

  我们偷偷的躲在草丛偷看他们,看到他们正在烤山猪,我肚子已经饿的发昏了,管他什么族,我直接冲出去,坐在他们的旁边,他们看到我吓了一跳,妈妈赶紧冲过去把我抱住,示意要保护我。

  我看着山猪肉流着口水,他们拔了一大块肉拿给我们,我们拿了后狂吃(根本不知道它好不好吃),吃完了又伸手想跟他再拿一块,他们又给我们一块。
  我们也是一下子就吃完了,我还不小心噎到,他们还很好心的拿水给我喝。
  其中一个不知道对我们说了什么,好像是要问我们从哪来,但是语言不通,手语比在多也没用。

  我看了下四周,就好像电视上播的那种落后的部落一样,用木头盖房子,他们的族人皮肤都很呦黑,只用树叶遮住重点部位,女人胸部都没遮,只有遮下体。
  有几个小孩跑来看我们,把我们当成稀奇古怪的动物。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想说不打扰他们,就睡在旁边的石头上。

  没想到他们很好心,把我们叫起来,指着屋内,让我们睡屋内,虽然里面没有床,但比外面舒服多了,不怕风雨,我们跟他们有户人家睡一起。

  早上我跟部落的男人们一起去学打猎,我认识了一个比我大几岁的男人,他敎我了好多,因为他口头禅是阿鲁阿鲁!所以我以后就叫他阿鲁。

  他很照顾我,把我当弟弟看待,妈妈则是去采集水果跟煮饭。

 ⊥这样过了大约一个月吧!我已经不知道现今是几年几月几日了,这些日子里我学到很多东西,我已经渐渐迈入青春期了,看到部落女人裸露的胸部,会让我兴奋,而且部落的人们,对于性爱都很开放,不怕别人看见,相当大胆,简直是活生生的A片一样,我就这样看了一个月的A片。

  虽然以前也有跟同学借来看过,但是现实生活中更是精采,我现在都会靠着幻想来打手枪发泄,但是幻想的女人也不是部落的女人,都是电视上的影星。
  最近我更会拿妈妈当做幻想的角色来打手枪,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是越是不能碰的东西,我就越想碰,就觉得越刺激,真是变态!

  最近我都会偷看妈妈的一举一动,妈妈都四十了,皮肤还是一样洁白,也没有斑点,而且我发现妈妈的身材相当丰满,就像一块肥沃的土地一样,让人想去开发。

  很快的,我越来越变态,我会偷偷跟踪妈妈到丛林里去,偷看妈妈尿尿,我会绕了一大圈,跑到她前面去偷看,远远的只看到一堆阴毛,然后尿从里面射出,但这就足够我打手枪了。

  我的性欲越来越强,有时候一天需要两次,有一次半夜醒来尿尿,回来的时候,看到妈妈诱人的躺姿,让我又勃起了,极短的牛仔裤遮盖不了雪白的大腿,破损的衣衫,若隐若现的橙色内衣,我拿起树叶当卫生纸开始打手枪,虽然很想设在妈妈身上,但是可能会惊醒妈妈,所以最后还是射在树叶上。

  我开始会看土人们的性爱部位来满足自己,我发现土人都会用一些润滑液涂抹在自己的性器官上,还有女生的性器官上,才开始性交,我看着他们结合处,然后想象是我跟妈妈,而打手枪。

  我发现土人们把那种润滑液放在一个瓮中,而且每户人家都有,我们借住的那户人家也有,有一次我趁着他们都不在的时候,偷偷的把润滑液涂在鸡鸡上,没想到鸡鸡一下子就变的很大了,而且很红很硬很胀,原来除了润滑液以外里面还有催情药。

  我好想跟女人做爱,我想藉由打手枪泄出,却都打不出来,好难受喔!
  这时这户人家的太太回来一看到,立刻脱了遮蔽物,要我躺下,她在自己私处的地方,也涂抹了润滑液,然后要我躺下,看样子她是要帮我解决需求,她抓住我的鸡巴,往她私处送,我有点惊讶,这也太开放了吧!

  啊……第一次性交,那种Feel真好,期待已久,但那位太太动作很快,也许她也发作了吧!即使这样我还是没射。

  这种药物太强了,那位太太起身用嘴巴帮我含,她舌头不停的缠绕我的龟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射了,射的她满脸都是,起身后,她用严厉的眼神看着我,也不知道在骂什么,碎碎念,但我第一次跟女人性交了,好高兴,也不怕被妈妈知道,因为语言不通,这件事我一直隐瞒着。

  不过自从那次后,他们家的润滑液就收走了。

  时间又过了大约一年了吧!我们渐渐懂得他们的语言,这时我才知道,那种润滑液,要是擦了后,没跟女人做爱,阴茎会爆裂而死,难怪当时太太会那么紧张,当时真是九死一生。

  听说那是种离部落约十分钟的路程,那边有颗大树,名淫树,是用它的树汁做成的,有一次阿鲁带我去打猎的时候,经过说的,自从那次死离逃生后,我就对性克制了很多,也没在一直打手枪了,以后我凡事都很小心。

  虽然说克制了很多,但是因为现在是青春期,我对性的需求还是很大,我已经知道了妈妈的生理需求,也就是说我已经学会知道她什么时候想尿尿,我就会偷偷的跟踪去,但是我最近发现妈妈不是去小便也会出去。

  有一次,我也偷偷的跟着去,妈妈边走边看有没有人跟来,从来没看过妈妈这样,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终于停下来了,又看了一次四周,才脱下裤子,蹲坐在一块石头上,拿起树叶擦着她的私处,这难道就是自慰……

  我回想起来,我们来到这边这么久了,每天都看到土人们在性交,妈妈却没有男人可以来慰藉,就算是妈妈也会有性需求的、

  原来如此,我也是因为来到这边,性欲才会变强的,因为环境的影响,现在想起来妈妈真可怜,尤其现在又是四十如虎之年,无处发泄只好靠自慰。

  妈妈越磋越快,几乎快把树叶给磋破了,我掏出鸡巴,跟着节奏尻枪,妈妈不小心哼出了淫声让我射了出来,惊动了丛林。

  妈妈吓了一跳,赶紧穿好裤子查看四周,我也穿好裤子立刻冲回部落。
  这天晚上我一直睡不着,整晚都是妈妈的倩影,后来我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了。

  这几天我特别的注意了妈妈的行动,我发现妈妈是看到土人们性爱后,才会去自慰的,我算准了时间后,有天晚上趁大家都睡着的时候,我到淫树那边刮了一些树汁,放在小瓮中。

 ⊥在土人性爱的时候,妈妈又要出门了,我拿了一把树叶递给妈妈,我说:「妈妈!上厕所吗?」

  妈妈脸红的说:「恩!谢谢!」

  妈妈一出门我就带着小瓮跟着后面出去,绕一圈到妈妈的远处前面偷窥,妈妈果然又偷跑出来自慰了,我边看她看树叶搓揉,边把润滑液涂在我的鸡巴上。
  妈妈的脸越来越红了,而且淫水越来越多喷的树叶都是,我看差不多了,我脱下裤子,大胆的走出去,妈一看到我,吓死了,赶紧穿好裤子。

  我:「妈!别装了!我全部看到了!」

  妈:「你………看到什么?」

  我:「我看到你在自慰!」

  妈:「谁……说我在自慰,我在尿尿!」

  我:「少骗我,尿尿会有尿出来,也不会一直搓揉私处!」

  妈想转移话题就说:「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因为我一直在跟踪你,从以前到现在!」

  妈妈更是惊讶不已,妈:「你这个不要脸的孩子!」

  妈妈要开骂的时候,我就立刻阻止,我:「妈!我今天不是要来跟你吵架的,我知道您有需求!」

  妈紧张的说:「什么……需求?」

  我:「就是性啊!」

  妈害怕的退后:「你想干麻?」

  我淫笑:「我想满足妈妈!」

  妈害怕的说:「你可别做傻事喔!这可是乱伦!这不道德的」

  我:「妈!想想这是哪里,谁会管我们怎样,这里是封闭的地方,我们只要像土人那样满足自己的需求就行啦!」

  妈不说话,我冲过去抓住她,把她压在地上,妈挣扎的说:「不行!这样对不起你爸爸!」

  我:「爸现在生死未朴,我们还是先满足对方的需要吧!」

  妈紧张的说:「你别这样,你这个禽兽!」

  我笑着说:「妈!你不也是禽兽吗?不然怎么会有需求呢?」

  妈挣扎不开,激动的眼泪快掉下来了,我安慰:「妈!我们只要好好的去享受,不需要去在意道德伦理!」

  我强脱妈妈的内裤,妈妈一直挣扎,我有些怒气的说:「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对不对,我只知道我有需要,我有动物的本能,谁也不能控制我,我只想跟你做爱,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我是个男人,我只是做我的本份……」

  妈妈似乎被我的决心给震惊到,顺利的让我脱下裤子,我将妈妈双脚抬高,鸡巴顶在洞口,洞口还湿润润的,妈这时才清醒过来,挣扎的想逃脱,妈:「求求你!别这样」我:「妈!老实告诉你,你刚用的树叶,我有涂抹土人们用的春药」妈妈脸红着,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妈:「你胡说」

  我:「我没胡说,如果妈妈没有自慰的话,就不会中了春药,我涂上去后,在把它晒干,只要碰到湿的东西,就会黏上去,妈你刚自慰的时候还把树叶塞进去,让药效更发作,现在是不是觉得全身无力,然后很舒服,很想做爱呢?」妈脸更红了,似乎被我说中,我说:「只擦了一点点就有这样的效果,待会儿,说到这……」我拿出小瓮,用中指涂上树汁,帮妈妈把阴道涂满,妈害羞的说:「你别这样!」我笑:「等等就会很爽了,这还有催情作用」我将大鸡巴顶住洞口,妈知道关键时刻来了,极力挣扎,我装可怜:「妈!我涂上了这种药,如果没有跟女人做爱,小弟弟就会爆裂而死,你就让我这一次吧!」妈看我很可怜都没说话,我:「妈也不想跟土人做爱吧!肥水不漏外人田嘛!」妈:「你又在胡扯了!」

  妈似乎放松了心情,我就在这个时候,猛力的全部顶进去,妈受不了的啊……了一声,好大声,立刻用手遮住嘴巴,我开始狂插狂抽,因为药的关系,怎么插也不会很快射,边插我边看着妈妈的表情,似痛苦又非痛苦,似快乐又非快乐,我想妈妈现在心情一定很复杂吧!

  为了要让妈妈更舒服,也要让妈妈看到我不会觉得尴尬,我插到一半,帮妈妈换各姿势,改成狗爬式,妈妈雪白的屁股,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下,我抓紧妈妈的双臀:「妈!我要来搂!」

  我用尽力气的顶妈妈的屁股,过了大约十分钟,妈妈的下体被我粗壮的大龟头给磨擦得酸麻异常,舒服地流出了大量的淫水,肉缝里边也变得更宽阔、更湿润了,妈妈遮住嘴巴的手,在也撑不了猛烈的撞击,于是双手撑地,稳住平衡,但是口无遮拦,慢慢的哼出淫声:「哦!……哦!…哦!…啊!………啊!……喔!…噢!………呀!……呀!……」

  也不知道抽干了多久,药效好像越来越强劲,妈的道德理智线,好像断裂了一样,妈居然第一次喊出了淫话,「啊……我受……不……了啦……啊…啊!……轻……轻一点嘛……你的……鸡巴……太粗了……会把妈妈……这……小穴穴……给……撑破的……啊………妈妈的……小穴……里……好痒……啊……啊……你可以……用力……插……进去……了……快……快一点……我要……你的……大鸡巴……快插……我……快来嘛…」

  妈以前跟爸做爱从来没这么淫荡,除了要感谢淫树以外,还有土人们的影响,他们也是边做爱边说淫话来催情,我听到妈的叫春声,更加有力的干,我们换了好几个姿势,正在兴头上的我听到妈妈如此淫荡的浪叫声,如奉纶旨般地应声把个屁股猛一沉,整根大鸡巴就全军覆没地消失在妈妈那柔嫩湿滑的肉缝中了。
  妈妈久旷的阴户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尝到如此插穴的美妙滋味,因此被我这一插,只美得她不由自主地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小嘴儿里更是淫声浪叫着:「啊……天呀……这种感觉……好……好美……喔……我已经……很久……没……没尝到……这插穴……的……滋味了……真是爽……爽死我……了……啊……啊……乖儿子……再……再快一点……嗯……哦哦……」

  我越插越舒服,挥动大鸡巴压着妈妈的肉体,一再狂烈地干进抽出,不再视她为高高在上的母亲,而把她当作一个能发泄我情欲的女人,我们之间在此刻只有肉欲的关系,已经顾不了其它了。

  妈妈的小穴在我插干之中,不停地迎合着我的动作,我边插边对她道:「妈……你的……小穴穴……好……温暖……好紧窄……夹得我的……鸡巴……舒服……极了……早知道……这干穴……的滋味……有……有这么美……我……早就……来……找你了……」

  妈妈躺在下面温柔地笑着道:「傻……孩子……以前……你……还没……长大呀……鸡巴……硬不起来……怎能来……插……插我呢……以后……我……我们……就可以……常常……做爱……妈妈的……小穴穴……随时……欢迎你……来……插干……嗯……就是……这……这样……啊……美死……我……了……啊啊……啊……」

  我插干了约有几十分钟,渐渐感到一阵阵酥麻的快感爬到了我的背脊上,叫道「妈……我好……舒服……好……爽……啊……我……啊……我快要……忍……不住……了……啊……射……射出……来了……啊……」妈一紧张想急忙的推开我,但这样反而让我更想射,受不了妈妈那肉缝里的强烈收缩吸吮,而把一股股的精液洒向妈妈的花心深处里了,被我这一泄,穴里好像有无数虫蚁在爬着一般,妈妈跟我都好满足,妈在做爱的过程,高潮了至少有三四次。

               全文完


上一篇:堕落的张小明(1)作者:不详 下一篇:我操了音像店老板娘,她儿子还要与她玩3P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