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我的小玫和小蘭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我的小玫和小蘭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那年,小兰十四岁,比我小两岁。而小玫则还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可爱十二岁小妹妹。我一向来就对小兰很感兴趣,还常常在夜晚时,躲在她房间外的草丛间,窥望她更换衣服呢!虽然是看得到而吃不到,但对此乐趣却也是情有独衷。
反观,我对幼稚的小玫就从没有过性方面的吸引力。这一直以来,我是真当这位小可爱有如己亲妹妹,可从来没有对她起过半丝的邪念。然而,我万万没想到在这两姐妹之中,步她们母亲的后尘,先被我上了的竟然会是这无邪的小玫妹子。
我记得那是在一个星期六的早上,不用上学。我虽然已经醒了,却仍一直懒散地躺在床上,并把双手伸入短裤里边,包裹着自己那每个早晨都胀胀勃立的大老二,享受着它那温暖、热衷衷的感觉。
「啪…啪…啪…」一阵拍门声响起。
「自己进来吧!门没上锁…」我有气没力的回应着。
「都九点多了还赖在床上?妈妈就要去公司了,早点我也已经为你準备好了,记得吃啊!还有就是厅里的那一包药材,是隔壁王妈妈叫我托人在大陆买来的,你待会儿先拿过去给她,我回来时会再过去跟她说一声的。喂,吃完了早点要自己洗碗碟,都这么大了该帮忙做做家务了,别什么都等我来做!」母亲开了房门,就一连串的说个不停。
「好啦…好啦…知道了啦!您才四十岁,怎么比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婆还要啰哩啰嗦啊?」我不耐烦的对母亲说着。
「哼!我才懒得跟你争辩!你呀你…都已经高中三年级了,还像个小顽童!快把你的手从那裤子里头拿出来,都这么大了还每天摸弄那话儿,人家不知还以为我家的儿子是变态呢!」她一边说着、一边笑着把门关上,然后就回公司去了。
在床上待了大约十分钟后,我这才伸伸懒腰,勉强地拖起了身子,到浴室里沖了个凉,然后到餐桌上两、三大口地快速吃完母亲準备好的早点,接着便拿了那一大包的药材出门,往王妈妈的家中奔去…
第二话
「嘿,是阿庆啊?快进来,外面晒得很咧!」王妈妈一见是我,乐得心花怒放,慌忙把我拖了进去。
「王妈妈,这是我母亲叫我拿过来的药材。她得先回公司去,说晚些会再过来的。嗯,王叔叔不在家吗?」我说着,并向四下望了望。
「嘻嘻,你贼头贼脑地望些什么啊?家里没人啦!你王叔叔近来身子虚,老往医院走。这些中药材就是他要的,这里找不到,所以我才拜託你母亲叫人在大陆为我买。」王妈妈敲了一下我的后脑,说着。
「王叔叔没什么大病吧?」我关怀地问道。
「哼!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行房时…那…那个不行罗!」王妈妈歎着息,细声对我说。
「可能…是他太疲劳了吧?只要王叔叔多休息,把心绪放轻鬆,应该就会很快就没事的!」我说着。
「啊哟!就算他平时没这问题,也不见得行啦!每一次和我做时,都没到几分钟就草草了事,一点情趣都没有。哼!对我来说都一样…」王妈妈没好气地抱怨着。
我见她如此颓气,便靠过身去,把我的手伸入她T恤里去,抚摸她那丰腴的大奶子,好好地「安慰」她。
「阿庆…其实你也好久没陪我了!来,到我房里去。小兰参加她同学的生日派对,会待上一整天,而小玫也一大早就拿着新买的洋娃娃跑到小梅家去玩…」王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拉进了卧房内。
进了房里,王妈妈便迫不急待地扑上前来,把我紧紧的抱住,嘴巴同时凑过来吮吸我的下唇。我亦伸出了舌头去迎接,探入王妈妈的口内戏弄个不休,而她也将舌头回送了我嘴里。我们的唇和舌并用,互相探索对方的口腔。
过了一片刻,她便要我坐在床沿边,自己则在我身前蹲了下来,并拉下了我的短裤,把我的肉棒掏出含入她的小嘴中。房间里原本开着了的冷气,令我下身感到一阵刺颤。然而,当王妈妈将我肉棒塞入她润唇之间时,再次地温暖了它,感觉是尤其的美好。
今天,王妈妈看起来是特别的美、是如此的性感,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近四十岁的欧巴桑!她此刻的秀髮看起来有些狂野不羁,但我喜欢她那样子,尤其是她那随着我肉棒子的推送,狂吸啜于火红润唇间的蕩骚模样…
经过一番长久口舌之战之,王妈妈已是热火焚身,无法承受了。她突发地站起身来,把我给推倒在床铺上,然后趴了上来压在我身上。瞧她那气急败坏的样子,慌慌张张地脱去了我上身唯剩的衣服,便开始大口大口地舔吮我的胸膛,几乎想要将我这魁梧的身躯,一口气给吞下肚子里去。
我的欲焰也已在燃烧,双手握放在王妈妈丰满的乳房上,用劲地隔着衣物揉搾那两颗巨大的木瓜奶。就在我们这最热烈的当儿,突然一阵喊问声从房门处传了过来。
「阿母!你和阿庆哥哥在干什么啊?」
我和王妈妈惊诧地望去,吓见小玫正站在微微半开着的门框边,以一双好奇疑惑的眼光凝视着这一幕景象。我急忙推开了王妈妈,并抓拉起床单的一角,慌张地遮住自己的下身,楞呆呆地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就在这同时,却见王妈妈悠悠地站直身子,似乎全然不在乎自己尴尬的场面被小女儿撞见,反倒若无其事的,伸手向小玫示意。
「喔…原来是小玫啊!怎么这样早就回来了呢?嘻…过来,到妈妈这里来…」只听她微微笑着,温柔地说道。
小玫虽然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但还是乖乖地走了过来,并握住妈妈的手。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仍然是瞪着我,这更令我尴尬得面露灰白,只紧紧地拖着床单遮住自己的下身,傻愣地不时斜眼回瞄小玫。
「小玫,阿母正和阿庆哥哥在玩游戏呢!你…也想一起玩吗?我想阿庆哥哥一定也乐于让你加入喔!嘻嘻…」王妈妈轻巧地把小玫拉到自己身旁,诡意地笑问着。
「嗯?王妈妈,这…这……」我沙哑着声音,目光移向王妈妈。
我真有点听不懂王妈妈话中的含义。
「真的吗?那…你们在玩什么啊?会痛吗?刚才…看着阿庆哥哥用力抓你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会很痛呢…」小玫面转向妈妈,好奇问道。
「嗯…抚摸的方面不算什么啦!只是在第一次进入时,你或许会有点的疼痛,但之后的感觉就会非常的舒爽;那可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啊!嘻嘻…我通常都是和你老爸玩的,但既然他最近老不舒服,你阿庆哥哥就取代他的位置,而且会做得比你老爸好上十倍啊!」王妈妈笑着脸蛋,说道。
「嗯,好吧!那…我也玩吧!」小玫似乎想了一想,接着便微微地点了点头同意道。
然而,她的面部上,仍是露出一脸的茫然和迷惑,并转向她妈妈,等待着她下一步的指示。
「王妈妈,这…这…不好吧?我真的不知道…如果这…我是指…她还是个孩子…况且我一直就待她有如亲妹子啊!这么做的话…似乎…」我有惊慌失措,结结巴巴的不大肯定地说着。
「嗯?从小我就看着你长大,帮着照顾你,你不也一直把我当成你亲妈妈看待吗?哈…怎么又能跟我…那个呢?嘻嘻…」王妈妈打断了我的话,说着。她跟着便掬起手掌,放在我的阴茎上,轻柔地按弄它。
「难道你宁愿小玫在学校里,或是在某辆汽车的后座中,从一些奇怪的男孩身上学到这些事吗?哼!现在的小男生和小女生们,一不察觉会偷尝禁果的,只在于迟早问题而已!连我这身为亲娘的都看透了,你怎还不开窍呢?其实…你自己不也在小学时就被「破身」了吗?更何况小玫,她都上国中了耶…」王妈妈说着一连串的道理。
「……」我想了想,苦笑着,没说半句话。
「好了啦!既然如此,就这么决定了!其实,对于维持我这一个家庭而言,这可是封闭她小嘴唯一可靠的方法…」王妈妈眼光斜向小玫,并一边靠过我耳边来,细声说着。
为何那些把亲生女儿推给外人时,借口都总是同出一炉的呢?在这一次之后,我也有过数次相似的各别遭遇,而那些为人娘亲的妇女,也都是用上这一套的理论。她们说的是真理,或是为了掩饰、并推卸自己的罪过…
第三话
「小玫,準备好了吗?来…是脱衣服的时候了!」王妈妈说着,一边双手解着小玫的钮扣,帮女儿把衣裳拉过头,然后脱掉她的小内裤。
小玫的胸部虽然还不值得一提,但她的蓓蕾却无疑是百分之百的女性美,而且明显地充血突起。她的蜜处,更是完全地光滑与洁润如玉,真是一个美丽纯净的小女孩!
「听好啦!我们第一件要做的是…就是让你先感到兴奋,这样你的下面才会润滑,之后所玩的游戏就会很顺畅了…」妈妈指向小玫那小小的粉红缝隙说道。
这话令得小玫的脸上突然显现出一种奇怪的羞红表情。她似乎天性的知道将玩的游戏,是一种涉及男女之间的亲密私情。我甚至还怀疑小玫是否有如我之前所想像中的一般单纯。我开始思考着王妈妈所说的话;现在的小孩们,对性爱是否已经是若知半解了呢!
在我还陷于思索中,王妈妈已经将小玫给拉了上床,处于我和她自己之间。王妈妈的脸上充满了爱怜和温柔,她先是和小玫对望了一眼,然后便躺下身来,开始舔弄自己女儿胸前的蓓蕾…
同时,王妈妈也没有忘记另外一边,她瞥向我,见我仍呆坐在一旁,便笑着拖着我的手,邀我分享另一颗粉红樱桃。
我先是用手指揉捏了那小樱桃,感觉很好;令得我下体的肉肠顿时膨胀的勃了起来。我于是放开了掩饰在自己身子的床单,慢慢地跪坐起来,并将头低落,将嘴唇放在小玫妹妹的幼乳上。奇怪的是,乳房虽然平坦,但给我的感觉竟是如何强烈的兴奋。小玫的肌肤是多么的嫩滑,多么的洁净、清纯和年轻,这令我更加的爱上她!
我似乎感觉到小玫的全身正在燃烧着,而我自己体内的血也开始沸腾起来。我的裂唇离开了她的乳蕾,微妙地自她脸部舔吻而下,直到来到她那光滑的玉穴。我把整张嘴扑向小玫的芬芳小缝隙,给予一个漫长、缓慢、湿润的舔舐…
小玫开始扭曲着身体;胸前盈盈蓓蕾傲然挺立,而下体亦感觉肿得胀胀地,阴核则充血突起。这是她前所未有感受过的快意!
「啊…啊啊…阿母,我…有点…嗯…嗯嗯…想…像是要尿尿一样…」小玫红着脸,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轻声地说出。
「太好了,这表示你正开始感到兴奋,有了快感…可是好现象啊!」王妈妈面露温馨的笑容,说着。
小玫是如此纤细,我在她身上找到了少女的思春情怀。我把嘴移离她下面的润唇,而来到她的嘴边,开始慢慢地轻舔她的香唇,并让舌头迫入她的口内,然后在里边温柔地游移。小玫显然也知道我正试着做些什么,她亦配合地张开小嘴,被动地让我的舌头更为深入,直到喉腔内。
在这同时,王妈妈早已经接替地舔向小玫的小穴穴,让我独自分享着小玫的上身。我一边性感的吻弄着小玫的嘴、一边用拇指和食指,交替的去捏着她那两小点幼嫩乳头。
小玫的眼瞳因为兴奋而张得老大,并时不时地微弱的颤抖着,显然她正受用于其中的欢愉。在我的法式热吻攻势之下,原本还犹豫不决的小玫也扭动起香舌,好奇地伸出味觉之芽,与我的舌头勾缠在一起。经过了十数分钟的乱伦、热情和法兰西热吻。这时,往小玫下体舔弄的王妈妈,宣布小玫已经湿润的可以开始进行下一轮的游戏了。
小玫妹妹的眼光突然开始显露些畏惧。
「乖孩子,不要担心…妈妈就在你身边!你应该信任我,对不对?」王妈妈向她的女儿保证着。
「嗯……」小玫细声地答着。
「其实,你…也曾偷偷地幻想过性交,对不对?」王妈妈又问道。
「这…是…是的……」小玫回答得更小声了,如幼儿般的声音。
「小玫,如果你不想这么做,也没问题的!我们现在…也可以立刻停止的喔!」我插进她们俩的对话。
「不…不…没有…我只是…只是在想…想……」小玫犹豫着,声音细得根本不知她想说些什么来的。
「放心吧!小玫…我会让阿庆哥哥温柔一些对你,不会让你感觉太大的痛楚!那初始的小小疼痛,是失去童贞的一个自然部份。你…难道为了惧怕这自然的流程,而希望打断将享有的情趣吗?」王妈妈又以温馨的劝说,来引导着小玫。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间接的命令,小玫根本毫无其他的选择可言,也不让她有任何表达的疑虑。我也一样,任由王妈妈牵着鼻子走。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全然听由王妈妈的编剧,而发展着…
原本还对「和妹妹做爱」这件事表示迟疑的我,此刻也不坚持了。我移到小玫双腿之间,拨开她两条细嫩的小腿,跪坐在其中。王妈妈则待坐在小玫身边,一言不语,只露出温柔笑容,微侧着头凝视我俩。
「好了!小玫,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太疼的。」我喘着气,说着。
我温柔地举起小玫的双腿,将之反按到她的胸口。王妈妈就在这时后移位到小玫头前,探出手来,帮忙押住女儿的双腿,好让我能空出手来,将自己勃胀的肉棍,引导进入小玫湿润、幼嫩、粉红色的花房…
第四话
「啊!痛啊!噢…噢…疼啊!」
就当我往腰间施压,将肉棒破入小玫妹妹紧窄蜜穴的那一刻,她不禁地尖唤了数声。王妈妈立即松放小玫的双腿,使之轻轻地摆放在我雄伟的肩膀上,然后忙用手温柔的爱抚女儿脸蛋,一边安慰她、一边要她鬆懈紧张的情绪。
儘管小玫的蜜穴,早已湿润得足以容纳我的大肉棒。然而,小女孩的心里还是好怕,使本来就极为紧凑的小穴肌肉更为收缩,紧迫的压制着我的肉棍,令使之无法顺畅的深入!
王妈妈开始轻轻吻她,舌头灵活地强顶开女儿的牙齿,释放她紧抿住的唇瓣,令她鬆弛下来。同时,我亦加把劲道,巧妙的将肉棒顶上了小玫的处女膜。
「喔!嗯…嗯嗯…」小玫又哼了数声,音调是缓和多了。
「小玫,比较好一点了吧?我的好妹妹、乖妹子,你準备一下…不会太疼痛的,再忍耐一些,我会…嗯…就要开始抽送了,让你开始享受性爱真正的乐趣!」我特别在心理上强调、安抚她。
我将肉棒微微地抽出,并小心地注视小玫的表情,跟着便又开始往前推,再次地扯裂妹妹的处女膜。这一次,小玫没有露出太大的痛楚表情。我持续不停地缓慢推进、抽出,而小玫的嘴唇中也发出配合节奏的轻浮呻吟…
我鬆了一口气,看来小玫的感觉还不错,已经顺利地突破这最辛亥的关口了!我瞄了瞄王妈妈,惊讶地看到她的眼眶边,竟然也溢出了少许温馨的泪珠。身为母亲的,终究还是关怀自己的骨肉!
我开始戳进与拔后。小玫妹妹那里是如此的窄紧、火热,爽得几乎令我难以置信。在大约十数下的冲刺,每一次前推都大约加深插入半寸多。没多久,整根的肉棒全然顺利地深入于妹妹的肉壁之中,填满了她整个蜜穴。真想不到她那小小的穴洞,竟几乎吞含了我那八寸的肉棍,只留了半余寸,显露在外。
此时,小玫已经没太多的痛楚,取而代之的是那激荡得无法形容的快意。只见她仅是呼吸沉重,甚至于没有注意到王妈妈的热吻和爱抚。当我继续抽送时,兴奋的呻吟又从她嘴里溢出,且是是越哼越大声…
「啊!嗯…喔…喔喔…」小玫微微抽噎,全身开始颤抖起来。
我趁势加快速度、狂妄地戳插着小玫的小穴,令得她激昂的长声尖叫了起来,身体因狂喜而仰成拱形。我看了就更加来劲地使力冲击,并一边瞧着妹妹的蕩漾愉悦。我可以感觉到她的穴里的淫水氾滥成灾,热滚的高潮液,滔滔的射而洩!
当小玫慢慢由首次的性高潮中落下时,王妈妈第一次开口了。
「嗯…好女儿,你去的那个地方,是不是很不错啊?看吧,阿母是不会骗你的,我会让你享乐于最好的,免得将来你被一些没用的小鬼头给浪费去!」王妈妈歎了口气,关怀的细声说着。
「喔…阿母,别…别取笑人家了啦!」小玫说着,羞耻得闭上了眼。
「那就是真正的高潮!我知道你也经常偷偷地靠玩弄自己的阴唇,自慰着。但无论怎样,都是没有如被男人戳干那么舒服的!不果,当这一切结束之后,你或许会疼个一、两天的。但是不必担心;你也只有这第一次会流血…」王妈妈就像在说教一样,滔滔不绝地说道。
「流血?!」她有点楞住了。
小玫俯看着肉棒慢慢地在她蜜穴中抽送。阴唇间和我肉棍上都沾染有着明显的红色血丝,并还秽髒了床单上呢!小玫睁大着眼,凝视着自己的处女血,脸上又莫名其妙地蕩起了一片焉红。
这之后,小玫似乎镇定了许多。而且,她开始感到好奇地凝视着我的肉棒与丸,神情有些迷惑,又有些淫蕩。以前,她也仅仅瞥见过老爸的这个部位,奇怪的是,在这以前对这东西并没有多的兴趣,现在却有着一种说不出口的期待…
我也察觉到了她这一个潜在的危险思路,然而并没有想要拦截住它的意图。我反而故意地把大老二给抽了出来,并自己用手去慰握着,开始当着小玫的面前手淫起来。
小玫此时有如被勾了魂似的,双眼移动到我的下身,愣愣地瞪视着我手中的抽动,观察着我的生殖器、看着那龟头的突变。
「小乖乖,当男人看见一个喜欢的女人时,就会这样了。通常,那小肉肠是比现在细软,但是当它感觉到喜欢的人时,就会变成像现在这样;既长、又膨胀的了!所以,你要知道,你才是让它站起来的人,可不是你阿庆哥哥自己喔…」王妈妈又说起她那一套似有理、又似胡说八道的理论来。
「那…你是指…阿庆哥哥喜欢我罗?」小玫说道,一边以崇拜,并带着矜持的眼光,凝视着我。
「我当然喜欢你啦!你可是我的好妹子啊!而且,你同时也是一位美丽得令人心动的少女啊!」我故意讨好她,打趣地说道。
「嗯?阿庆哥哥,谢谢你!其实…我…我也老早就很喜欢你了!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啊!」小玫眼眶一红,几乎哭着说。
「所以,今天所发生的事,可是我们三人之间的秘密啊!小玫,你是谁也别跟任何人提起啊!不然的话…阿庆哥哥会很难堪的!到时,他就不能再来我们家玩了!尤其是你老爸,他是最不喜欢阿庆哥哥跟你一起玩,那时你连见也见不到哥哥的了…」王妈妈终于引入了正题。
小玫忽然直起了腰来,紧紧地拥抱着我这位好哥哥,一边泣诉着绝对不会说出去、一边还不断地把蜜糖似的香舌送入我的嘴内。她这突来的举动,又刺激了我那特别敏感的性冲动。膨胀起来的老二,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第五话
「小玫,现在要好好注意。要令一个男人勃起及射精,而又不会导致自己怀孕,最好的方法就是口交,也即是吹喇叭!就像妈妈现在所做的一样;先是慢慢的又舔又舐,然后猛烈的吸吮…」王妈妈一本正经对小玫说着。
跟着,王妈妈便把舌尖靠过来舔弄着我的紫红龟头,没多久便将它带到勃起的最佳状态。
「来,过来…现在换你来做!试一试阿庆哥哥粗长肉棒的好味道…」她见是时机了,便停顿下来,对自己小女儿说着。
「嗯…嗯嗯嗯…阿…阿庆…嗯哥…嗯嗯…」小玫把我的大老二堵塞入自己的小嘴后,猛开始吸吮,吱吱唔唔地不知嘀咕些什么。
王妈妈慌忙握着小玫的下巴,要她慢着些来,别太紧张,先是缓和地舔舐着,然后时不时微微地温柔吸吮它。每当我见她把龟头含入口腔时,便故意地突变挺入,让整根阴茎深入她喉里,连鸟蛋也似乎跟着塞进她的嘴巴里,淫秽的津液和她的唾液混在一起,那味道是小玫从来未有过的;腥臭苦涩之间却又带有耐不住的淫性诱惑,令得她忘怀地疯狂吸吮着,似乎那是天地间最好味道的香肠…
此刻,我也感觉到我的老二正受用于小玫润唇的藉,正强而有力的一抖一抖着。我起身紧握小玫的头,顺势的摇晃摆动着。小玫顺从的跪坐在我的面前,并以双小手握住我的大老二猛帮我吹嗽叭。
在这口舌与肉肠的混战之际,当然也免不了沾含上我的阴毛!只瞧小玫不时地停顿着,舔了舔嘴唇,把口内的数根阴毛吐出,跟着便要趴着并要我躺下来。然后,再用舌头轻轻绕着我的龟头,头又开始一上一下的摆动起来…
「哦…哦…妹…妹妹…你…好厉害…哦!喔喔…哥…好…好爽喔!」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感,开始哼声呼叫出来。这可能是我已放开心中之前的顾忌了吧!
我不禁换了几个在床上的姿势,让小玫趴在我的小腹上吸、舔、咬着我的龟头,也有像狗儿那般地翘起屁股,让她能从后边舔着我那两颗悬挂着的小鸟蛋蛋。
最后,小玫的一只手扶着我的阴囊、另一只手半握着我的阴茎,舌头在阴囊及龟头顶端间游走着,跟着又将龟头放入她的口中以最粗暴的猛劲抽啜了起来!我不禁用手压着小玫的头前后晃蕩,屁股急速的随着那节奏摆动,让我的老二在小玫嘴里更加速抽插着、更深入喉内!
「哦…哦…哦…好妹子…快…快…我…啊…啊啊啊…快…快…射…出来…了…喔喔…喔…啊啊啊……」我急促的呻吟,极度的爽叫着。
顿时,我按捺不住背骨后的一股冲动,阴茎已不受我控制的喷出了大量浓白精液,全数射入了小玫的嘴内。
小玫紧闭着嘴,抬起头来凝视着我,然后像是毫不在意的大力一咽,将大多数的精液都吞入她的喉内。跟着,她便将舌头伸出嘴外,舔绕着润湿的嘴唇,并用一只手指擦拭着染沾在嘴唇周围的精液,然后将遗液送到舌头处,慢慢地品着。
我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射精后的短暂愉悦。在这瞬间,房内似乎充斥着我那精液的浓腥味道。而那射精后的粗棒,亦仍然不倒的傲然挺立,只是还有少许的遗精自龟头眼流滴着…
「妈妈,我这样…就不会有小宝宝了吧?」小玫天真的问道。
王妈妈没说什么,只是温柔地望着她,微笑地点了点头。跟着,王妈妈便探过头来,主动的轻吻着我的鸡巴眼缝,并以舌尖舔净那儿沾染的精液。在她舔弄的当儿,我的老二又一抖一抖地活跃了起来。
「阿庆,你还行吧!我看你的大鸡巴,似乎还可以干上一场!老娘现在正是慾火焚身,烘衷衷的热血正无比难耐的燃烧着啊!来,让我好好的爽一爽咧!」王妈妈自我抚摸着自己赤裸的身躯,说道。
我不安地看着淫蕩狂言的王妈妈。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话,是双眼色迷迷地看着我的鸡巴出神。
她情不自禁的握住了鸡巴,缓缓地玩弄起来。那条本来还是立着的大鸡巴,经她的滑嫩玉手抚摸之后,更是一挺一挺地加紧膨胀起来。渐渐地就坚硬勃得如一根铁棍般,竟比刚才被小玫含着时,更为庞然!姜果然还是老的辣,王妈妈的巧妙之手果然不是盖的…
第六话
「嘻嘻,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看你长得斯斯文文的,真没有想到你这条鸡巴生得是如此的神勇无比,战而不累,真是淫神再世啊!」王妈妈爱怜地紧握住我的大鸡巴,淫笑地凝视我,娇声娇气地说着。
王妈妈说时,玉手仍旧不停的在反覆地上上下下抽动着我的肉棒,把我的大鸡巴抚摸得涨大到难受无比,且更加的坚硬起来。
王妈妈见势,竟立即跪趴在我的胸膛上,顺势一手拉着我抱住她的粉躯,然后硬要我一手摆在她的胸前,并要我用掌心按住她的超爽大奶子的乳峰上。
就在这种情况下,春心蕩漾的王妈妈再次激起我的慾火。只见她巧妙地用手引导我的龟头,直入她的阴唇缝隙之间。在她淫声浪气的恳求中,我毅然地启动起我的马达屁股,雄伟地向上猛挺,狂热地戳插王妈妈的润湿肥穴…
「哦…哦哦…阿…阿庆…好…好舒服…用力…用力插!啊…啊啊…啊啊啊…快…快些…鸡巴用力干我!」王妈妈忘我的狂呼猛叫。
在受我抽插的同时,她亦低下头来,亲吻我的嘴,然后慢慢地往下吻去,舔吻着我那雄伟的胸部,并用香舌去舐着我的乳头,一只玉手也伸去抚摸着我大鸡巴下的小鸟蛋。她的身躯并没停下,温暖的阴壁继续不断地含套着我的大鸡巴,疯狂晃动及紧凑地摸擦着。
我大龟头的马眼,不断地在王妈妈润穴内撞击着阴道的无数肉粒。那种爽感不是靠我粗劣的笔记所能描写得出来的!
我被这深宫怨妇干得週身舒舒爽爽的。然而,我不能再任由她的摆布了!我激动的将她推倒,并坐起身来,一把提起她的玉腿,让整个小穴尽露于我的眼前。跟着,猛然地用嘴去亲吻啜她那肥润穴唇,也用舌头去舐着、磨着她的阴核,还用牙齿去轻咬着那小肉粒,并不时的将舌头猛推进她的小穴洞里绞钻着…
王妈妈这回真的被我戏得週身神经都紧绷起来,刺激得她更加兴奋,整个身躯如抽筋似地颤抖着。显然是达到了高潮,穴内的淫水更是沖涌而出,湿了我整张嘴,令我悚然地急忙把脸闪避!
「妈的!竟然把淫秽液喷我的俏脸。好,让我给你好看!」我一番的自言自语后,大鸡巴愤愤的挺立着,整个人也随着愤怒的大鸡巴而振奋起来。
此时,在旁观摩的小玫也不禁地「自我慰劳」起来,手指直掏入润湿的小穴之中!王妈妈和我俩人更已经是骚痒难忍。我奋力地把王妈妈的玉腿大字分开,并提着我那无敌大钢炮,对準着她的小穴口,猛力地推插了进去,把整根坚硬的肉肠,一点也不剩的直入花心,把那骚痒空虚的小穴插得涨涨满满地,非常的充实、非常的受用,使她忍不住的狂声哀鸣!
「嗯…哼…哼哼…嗯…啊啊…唔…唔…啊…啊啊啊…」王妈妈畅快的呻吟,淫声环绕着整间闺房。
又是一股热烫的阴精沖烫着我的大龟头,连续出了三、四次阴精的王妈妈,把她屁股底下的床褥都流淋了一大片阴精及淫水,像是小孩子尿床一样!但是,并不见她因此就停下水蛇腰的摆动,反而更是挺起了屁股,更加卖力的拼着老命往上晃动,鼓励着我继续狂妄的抽插。
王妈妈卖力的挺高着屁股,猛力的扭动,与我的大鸡巴迎战着。小玫在旁见了,也不得不敬佩老母的干爱精力;已了无数次的阴精,竟还是如此的淫态,她不由得暗暗地愈加佩服起平时不动声色的老妈。
王妈妈的性行为,好像是越插越来劲,越越爽,永无止境似的。此时我也确实够于劳累了,不得不投降了!于是便蛮起了劲,做这最后的一次冲刺…
我这最终回的猛插,可真的是把王妈妈的三魂七魄,给插得舒爽得飞上了天!这一份畅感使她週身像大地震般的震动了起来,红润的嘴唇也渐渐地转变为灰白色,并且冰冷到了极点,玉齿不停地在颤抖,娇口中更发出了淫蕩的哭泣喊声!
她小穴里的内阴唇,一夹一夹地紧缩压迫着我的大龟头,把我给夹得整爽脚都酥麻了,极爽快啊!我忍不住的背部一凉、精关一鬆,一股股强劲有力的阳精,猛射在王妈妈的穴心深处,而她亦正在同时出阴精,得舒舒爽爽,出得乐陶陶的。
王妈妈这一次像是真正的达到了最顶峰的高潮,阴精是一股又一股的猛着,猛力地喷撞在我开始败退的大龟头上,直把我击溃得酥酥麻麻地,全身轻飘飘的像是在空中飘蕩…
此刻,在床角边自我慰挖穴心的小玫,也被我们俩一阵又一阵的高潮性戏法,给兴奋得彻底的崩溃了!小穴内的阴精,还混淆着前先的血水,猛而出,洩得她头昏脑涨,晕头转向地,魂是沖飞九宵云外!
之后,我们三人爽歪歪得瘫痪在床上;王妈妈软暖的巨乳依靠着我,而我则紧紧地拥抱住趴躺在我胸膛的小玫。三只赤裸裸的肉虫就这样地昏昏沉沉地相拥而睡。一直到小兰回来时,才把我们惊醒了过来…


上一篇:小杰(极短篇) 下一篇:端庄保守的妈妈